拉斯维加斯赌城平台 >国际 >在美国分裂之时,总有人能大发横财 >

在美国分裂之时,总有人能大发横财

2019-08-06 10:09:01 来源:环球网
A+ A-

谈到南北战争,我们第一时间想起的可能是历史书上写到的,南北战争为美国的资本主义发展扫清了障碍,解放了黑奴,为北方工业资本打开了销售和原材料市场。但这也是一场极其残酷的战争,可以说是五十年后发生的一战战争模式的先声,铁丝网,机枪,战壕,铁甲舰等武器第一次运用到战场上,造成了极其可怕的灾难。

在这场战争中,小说里所歌颂的战争的浪漫,壮观和英雄主义已经消失殆尽。蓝色和灰色的人潮在石墙战役、葛底斯堡战役、亚特兰大的街道乃至前往华盛顿的道路上留下了数不清的血液。

但阳光底下无新事,正如所有战争中都会出现的一样,19世纪的美国也有着一群不法奸商,打通了官商关系,依靠灰色利益来换获得军需订单,为军队提供着质次价高的产品,甚至明摆着敲诈美军。士兵们除了要忍受战场环境的艰苦之外,还不得不忍受质量低劣的军需用品。大炮一响,黄金万两,战争对于一些自私自利的官员,制造商和其他奸商来说,是一个以牺牲他人的血和生命为代价来攫取自身利益的大好机会。

这个时代的美国工业家和金融精英们确实有许多斥巨资帮助国家的人,但是如何区分蓄意牟取暴利和正常商业行为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比如海军部长吉迪恩.威尔斯是南北战争历史上北方联邦不可缺少的领导者,然而威尔斯允许他的堂兄,采购代理人乔治·摩根为海军采购船只,并且给予了现在可能看起来都令人难以置信的高昂佣金。但是,这些行为在政治上是完全合法的,这一点和美国现在的国会议员老爷们的操作手法如出一辙。1861年至1863年北方联邦的军事将领詹姆斯·沃尔夫·里普利少将是另一位在战争中牟利的著名人物,很难说他是出于自身的利益还是专业的军事角度,他反对军队冒险采用任何先进武器,包括拒绝了著名的斯宾塞连发步枪。

斯宾塞M1865连发步枪结构图。这是一种非常奇特的步枪,不同于现在的连发步枪,它是从枪托部分装弹的,七发子弹装入特制的枪托‘弹管’内。比起当时作为服役主力的各种形形色色的前膛枪,斯宾塞连发步枪具有绝对的火力优势,拥有它的士兵,就是战场上最靓的仔,爆发输出,打到最强王者不成问题

腐败的将军

在战争最可能发财的就是军需官,贾斯特斯.麦金1838年毕业于美国军事学院,并在第二次塞米诺尔战争和墨西哥战争中服役。作为1861年春天被任命为西部军团的军需部长,在约翰·C·弗莱蒙少将的帮助下,在当年的9月份,麦金被提升为准将。

1861年四月南北战争爆发之后,北方迅速扩军,作为主要的军需长官,麦金向不合格的供应商颁发了政府合同,这些供应商和麦金达成了默契,在供应军需的同时提供回扣。在一年之后,事情就暴露了。麦金的腐败行为引发了检察机构的多次调查,在1862年秋天,他被法院审判并被判犯有欺诈和疏忽职责。他于1863年1月28日被解雇,这是唯一一位因欺诈而被解雇的将军。麦金被剥夺了他的墨西哥战争养老金,很快就花光了了他的不义之财,他的妻子和儿子也离开了他,当他于1897年在圣路易斯去世时,关于他的遗产的最后宣誓书简单地说:“作为一个士兵,他没有留下财产。”

这是南北战争中一位士兵的个人物品,从右上角顺时针数起,分别是剃须刀,毛巾,肥皂,梳子,餐具,圣经,亲人的画像,钱币,手帕,缝纫包,烟斗,火柴和杂物袋。其中的大部分物品都属于军需供给的范畴,大量的军需带来了庞大的利益,庞大的利益带来了绝对的灰色交易

做走私生意的参议员

对于威廉姆.斯普林格四世来说,政治上的成功仅次于商业上的成功。他的家族纺织业务A&W斯普林格公司在罗德岛州克兰斯顿建立了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印花厂,由新英格兰的五家纺织厂提供支持。1860年,斯普拉格在当选为罗德岛州长,这一年,他29岁。1863年,他得到了罗德岛州的美国参议院席位,并一直担任参议员直到1875年。突然爆发的战争给斯普拉格带来了麻烦,作为州长,他承诺罗德岛州支持北方联邦; 然而,禁止购买南方邦联棉花的封锁令威胁到了他的生意。斯普拉格恳求联邦政府和军方官员解除对南方的棉花贸易封锁,但遭到拒绝。但是参议员很快想到了办法,1863年,斯普拉格授权一名叫霍伊特的船长买三艘船,其中一艘被送往哈瓦那卖给一名英国商人,这样这艘船就可以挂英国国旗航行了,因此不受美国干预。然后这艘船驶向墨西哥的马塔莫罗斯,这个城市就在德克萨斯州的格兰德河对面。在马塔莫罗斯,霍伊特将货物(包括油,钉子,肥皂,黄油,麻线,药品和武器)卖给南方邦联官员,回程则装载在南方收购的棉花,然后这艘“英国”船驶向纽约。通过这一计划,斯普拉格得到了数百吨走私的棉花包,但是很快他就被抓了。1864年12月,联邦官员逮捕了一艘斯普林格名下的一名船长查尔斯.普雷斯科特。普雷斯科特承认了一切,但斯普拉格的回应是没这回事,别瞎说,这个人疯了。尽管如此,斯普拉格因六项叛国指控被提审。不过转机来的很快,不知道是不是受了他的启示,调查他的官员开始了自己的走私生意,被人举报(很可能就是斯普林格的报复),也被抓了。接下来发生了更加吸引公众注意力的事情,林肯在1865年4月14日被暗杀,公众的注意力迅速转移,然后通过各种运作,这位参议员安安稳稳的继续做生意,当官,从未被定罪。

十九世纪美国南方的棉花是全世界纺织工业主要的原材料来源,联邦政府对于南方海岸线的封锁,造成了国际棉花市场的崩盘,不仅美国北方没有棉花,英国和法国的纺织工业也急缺棉花。在这种情况下,走私棉花变成了一件具有暴利的事情,小说《飘》中的白瑞德就是一位棉花走私船长。当时的走私路线一般是南方将棉花运到德克萨斯,在德克萨斯和墨西哥的界河上进行走私

赚暴利的军火商

塞缪尔.柯尔特的转轮手枪于1836年获得专利,代表了枪械技术的突破,并在市场上占据了二十年的主导地位。除了枪械设计,柯尔特本人还是工业生产的大师,他设计了一种使用创新装配线技术同时制造多种型号左轮手枪的方法,这让他成为美国最富有的人之一。看在钱的份上,柯尔特显然没有对奴隶制的抱怨,在19世纪50年代,他将左轮手枪同时卖给了北方和南方的顾客。不过当战争在1861年爆发时,公众指责柯尔特是南方的同情者,于是军火卖给两边的生意做不了了。柯尔特转而专心把武器卖给北方联邦。

南方军队的乔.约翰斯顿将军的象牙柄雕花柯尔特手枪

柯尔特左轮手枪的生产成本在4美元到9美元之间。柯尔特以12.5美元的价格向英国政府出售左轮手枪,以14.50美元的价格出售给美国平民。然后,他以25美元卖给联邦政府。为了保证高昂的利润,柯尔特向北方政治家们慷慨捐款,并赠送精心雕刻的柯尔特手枪。当时一把性能相当的雷明顿左轮手枪售价为13美元,但柯尔特说服了采购官员认为柯尔特左轮手枪是最优越的。在战争期间,康涅狄格州哈特福德的柯尔特制造公司向政府出售了数十万把左轮手枪,而雷明顿在1863年中期之前仅卖出了几千把左轮手枪。柯尔特于1862年去世,享年47岁。他给妻子和儿子留下了价值约1500万美元的遗产(相当于今天约8.77亿美元)。

柯尔特在康涅狄格州哈特福德的工厂,1864年

另外一家攫取暴利的军火商是杜邦公司,杜邦成立于1802年,刚开始只有一家火药厂。虽然南北战争中断了对南方客户的生意,但是北方联邦的军事合同不仅仅弥补了杜邦在南方客户那里失去的利润,而且联邦政府对火药需求的增加很快耗尽了杜邦的库存。认识到需要硝酸钾(硝石)之后,联邦政府在1861年11月将杜邦的化学家送到英国,他手中拿着300万美元,要求购买足够的硝石来供应联邦军队至少三年。但是到1862年底,杜邦将每磅火药的价格提高到18美分,上涨2美分(超过10%)。杜邦说价格的上涨归咎于材料成本的上涨,虽然杜邦的原材料是政府之前给他买的。但是1863年3月,林肯政府通过对利润征税,抵消了杜邦公司的价格上涨,相当于每磅火药征税1美分。杜邦也是头铁,他把火药价格提高到每磅26美分。1863年11月,政府又增加了半分税,杜邦一不做二不休,把价格提高到每磅30美分。不过悲剧来了,那个时候美国财政部已经没钱了,劳资不给了,迫使杜邦不得不接受超过50万美元的亏损,这笔钱今天价值近3000万美元。

杜邦公司的火药研磨工厂,1854年。在战争期间,杜邦的规模经历了爆发性增长。杜邦的发家史也是很有美国黄金时代特色的,前几任杜邦的掌门人都有黑色背景,对手下的工人也是从不留情

拿赏金的逃兵们

南北战争开始的时候,大部分士兵都是志愿者,但是随着战争的进行,南北双方都开始了征兵。地方,州和联邦提供现金奖励来吸引男性入伍,于是出现了只拿赏金不当兵的‘赏金猎人’,这些人报名参军,然后拿到奖励,在到达前线之前开小差逃离他们的军队,接着前往另外一个地方重复这个过程。这种做法在北方更有赚头,在北方,奖金至少有三百美元,随着奖金的增加,在1864年,参军奖金已经达到了1000美元。快速贬值的邦联美元使得南方邦联的奖金实际上只有50美元至100美元。不过这种骗取参军奖金的行为风险很大,在1863年已成为一种死罪,赏金猎人们比逃兵更可能被处决。

南北战争时期兵役抽签的现场,类似于现在泰国的服兵役抽签。直到战争快结束的1864年,被抽签抽中服兵役的人才有可能花300美元免除服役

靠战争吃战争的国务卿

西蒙·卡梅隆于1799年出生于宾夕法尼亚,作为穷小伙子的他依靠自己的能力在一系列商业行动里发了大财。在南北战争之前,他在铁路和运河上发了财,并将自己的财富投入银行业,然后向政治家提供低息贷款以此获得政治支持,这一点和现在的西方制度一脉相承。他于1845年当选为美国参议院民主党人,但在未能连任后于1849年就退出了民主党。然后加入了共和党,于1857年回到参议院(这个路子和我们的特大统领很像)。

他在1860年寻求共和党总统提名时没有成功,于是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支持前伊利诺伊州国会议员亚伯拉罕·林肯。为了表达他的感激之情,林肯任命卡梅伦担任内阁的国务卿。但是不久之后,报纸上就有了他的不道德交易的证据。他把暴利的的政府商品和服务合同交给他的朋友们,购买了打不响的的火枪,破旧的制服,烂掉的桶装猪肉和发霉的的毯子。卡梅伦利用他在铁路行业的联系人来做白手套,商家和贸易商不会直接向卡梅伦付款,而是会多付钱在卡梅伦投资的铁路上运送货物。到1861年底,卡梅伦已经成为众矢之的。林肯在1862年1月14日要求他辞去战争部长职务,但由于卡梅伦对宾夕法尼亚州的政治控制,他是宾夕法尼亚州的参议员,有巨大的影响力,林肯总统授予他作为俄罗斯大使的权力。他在那里呆了不到一年,等到风头平息,就回到了参议院继续做参议员。

南北战争时期的美国国务卿西蒙.卡梅伦。还是孩子的时候,卡梅伦就被送去了家乡的报社做学徒,这练就了他后来从政必备的沟通和人际能力,卡梅伦最大的成就在于他打造了一个强大的共和党,他是共和党的核心人物,在他逝世之后七十年里,他的家族依然在共和党具有强大的影响力。他从参议院退休后,他的儿子唐纳德.卡梅伦接任了他的参议院席位。

当时嘲讽海军部长威尔斯和战争部长卡梅伦的漫画,卡梅伦对威尔斯说:‘再见,威尔斯,我要去俄国了,这里太多人都想把我绞死了’

提供劣质军装的布鲁克斯兄弟

1850年,四个布鲁克斯兄弟:伊里沙,丹尼尔,爱德华和约翰,接管了他们家族的纽约服装生意。在南北战争之前,布鲁克斯兄弟为几个州的民兵提供制服,为林肯总统提供套装,并为许多北方将军提供服装,包括格兰特将军,谢尔曼将军和霍克将军。在他被暗杀的那天晚上,林肯就穿着布鲁克斯兄弟为他定制的衣服。

在战争开始时,纽约州订购了12,000件蓝色制服,包括夹克,外套和裤子。该合同对竞争性招标持开放态度,但考虑到战争的紧迫性,潜在的供应商只有24小时提交投标。大多数公司根据目前布料的可用性进行投标,但代表布鲁克斯兄弟的罗伯特弗里曼声称只有他的公司才能提供必要的材料。他承诺每周提供2000件制服。但是这是吹牛,不仅布鲁克斯兄弟没有必要的材料,在当地市场上也没有足够的材料来完成订单。于是军需部门允许布鲁克斯兄弟公司用质量相同的灰色布料替换,布鲁克斯兄弟没有这么做,而是使用服装行业中称为“shoddy”的不合标准的,从废旧衣物上回收的羊毛材料。布料破旧,有各种各样的深灰色条纹,绿色斑块,棕色的斑点(听起来很可能误打误撞有迷彩服的效果),质量极差,在几周之内就坏了,而且没有纽扣或纽扣孔,甚至有些接缝都没有缝。最后,布鲁克斯兄弟公司被迫以超过45,000美元的价格更换了大约2,300件制服。‘shoddy’这个词就此演变成了描述任何质量差的东西,而不仅仅是衣服质量差或工艺不合格。

南北战争期间双方士兵的装扮,一般来说,北方联邦的士兵穿深蓝色制服,南方邦联的士兵穿灰色制服。但是战争刚开始的时候,各地应征前来的士兵们大多穿着从家里穿来的衣服,大小,形式,颜色都不一样,有北军全身灰的,也有南军穿蓝色制服的,甚至部分地区的民团效仿英国人和法国人,穿的是红色的制服。随着战争的进行,双方的制服才得到了统一

卖炸膛步枪的金融家

摩根大通公司创始人约翰.皮尔庞特.摩根出生于1837年,是极其著名的金融家和银行家。他专注于企业融资,以接管和重组陷入困境的企业而闻名。在战后的镀金时代,摩根帮助爱迪生通用电气公司和汤姆森 – 休斯顿电气公司合并成为通用电气公司,参与了AT&T,大通曼哈顿银行,美国钢铁公司的组建。他被福布斯评为有史以来第二大有影响力的商人。然而,在南北战争开始时,他只有23岁,在纽约的一间办公室经营他的第一笔生意,借助于他父亲给他的的30万美元贷款。

J.P.摩根其实算是一个标准的富二代,他的父亲就已经是当时的华尔街大佬了。关于J.P 摩根,有过这样一个故事。当摩根被记者问道是否喜欢反垄断委员会时,他答道:“当然,我并不反对他们,我喜欢小小的竞争”

1861年8月,摩根大佬利用他的政治关系从战争部门购买了5,000架.50口径的后膛式卡宾枪。在战争爆发后,摩根的派人与约翰.弗里蒙特将军接触,提出以每支22美元的价格向他出售5,000支步枪。迫切需要小型武器的弗莱蒙特饥不择食,同意了这种骗傻子的价格。摩根大佬干了一件很‘金融’的事情,这一批步枪原本是标准的.50口径,为了能够卖出去,他把枪管磨成了.52口径,适应了客户的需求,但是可能会炸膛。当军队发现这个问题的时候,摩根已经拿到钱了,又不敢去找他麻烦,于是就这么算了。但是这些墨西哥战争时期的步枪性能极不可靠,经常炸膛。最后军队以每支3.50美元的价格把他们当废旧金属卖了。摩根还逃过兵役,他磨磨蹭蹭到1864年才去报到,那时候已经可以靠花钱不去服兵役了,最后花了300美元,大约是他卖掉16支有缺陷的霍尔步枪所赚到的钱。

责任编辑:令狐擦 CN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