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斯维加斯赌城平台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2019-09-27 01:11:39 来源:环球网
A+ A-

·董恪宁

论学术之成就,论名气的权威,历史学家Khoo Kay Kim(KKK)都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他遽然的离去,因此立马惊动了国家的当权领导,弟子和学生也群起哀悼;种种应景的不吝溢美之词,随之纷沓而至,排队登出。

然则,因为他固有“政治正确”的观点,华社上下,总结他过去的所言、所行,不但有所保留,而且心甚厌之。大家对他的那点认识,自然也就一直保留在蜻蜓点水的刻板印象。

当中的一个佐证所在,自然是在他的中文名字:中文媒体一般写作“邱家金”。显然的是,这恐怕是n年以来,以讹传讹的错译。何解?读者只要追溯KKK的家谱,自可明白。

他的祖父Khoo Heng Wan,父亲Khoo Soo Jin;我们一旦据此线索侦查,对照陈耀威编著的《认识与欣赏龙山堂邱公司》所收辈序诗,必能看出此处的Heng者,乃是邱家19世的衡字辈,Soo则为20世的思字辈。

- Advertisement -

那么,按照族谱的秩序,Khoo Kay Kim,其实应为21代的“继”字辈,和当年马联银行之邱继炳、槟城行政议员邱继圃和民政党智囊团的邱继平,属于同一辈的邱氏宗亲。怎么会是第27世的“家”字辈呢?

何况,身为国际知名的历史学者,这个实为邱“继”金的“邱家金”,想必知道自己的身世渊源所在。因为这样,身兼统考特委会主席的长公子邱武英(Eddin Khoo Bu-Eng),以及全名Mavin Khoo Bu-Aun的三公子邱马文,皆为22世的武字辈。

尽管如此,邱家里里外外,始终是以“马来西亚人”自居,2011年8月29日接受The Nut Graph专访,邱武英坦承,仅仅知道远祖是中国南部南来,祖母的家乡则不得而知;但是,祖上的生活习俗和家庭用语,都显得非常峇峇。

既然这样,邱家难免和家族的根本,存有一定的隔阂。邱武英向记者透露,自己家里,曾祖父(Khoo Soo Cheow)乃是参与邱公司的最后一人。祖父Khoo Soo Jin和父亲,都没有加入宗祠。

也许,多了解邱武英一些,也就有助我们明白邱“继”金的想法。邱武英说,在家他说英语讲马来语,毕竟那是国语,国人需懂。再说,儿时照顾他的保姆,可是个道道地地的马来阿姨。但是,因为妈妈,他讲得一口流利的淡米尔的母语。

耐人寻味的是,邱武英本身后来仍然选择成为邱公司的一员。如此这般的矛盾,显见了邱家子孙内心的挣扎。不管怎样,从血脉而论,他的根本,还是来自邱氏的宗祠;他的未来,也是邱家同宗的一部分。邱武英的儿女,也自然是鼎字辈后代。

- Advertisement -

从名字论,Khoo Kay Kim似乎没有忘本。至少邱家几代人,皆愿意遵照了族谱敲定的辈分正名:衡、思、继、武。可是,除此之外,KKK和他的家人,到底还认同华社什么呢?

眼下网络所挑起,多是邱“继”金生前一系列肇起芥蒂的败笔之作;虚虚实实,是是非非,可见想要定论一个人的历史地位,如今可不只是朝廷钦定的独家版本说了算。

如果时光还能重来,顾虑了网络时代的力量,邱“继”金应该话到唇边留半句,不会不断留下被扣分的话柄和记录。可惜,历史从来没有如果。我们也就越能明白何以柯嘉逊博士当初调侃:这个国家有了一个Khoo Kay Kim,也确实够了。

责任编辑:欧赙 CN037